玥夜

最愛黑鋼X法伊、魔卡、翼年代記
每個苦難的靈魂都值得被安慰,每個流浪的靈魂都應該回歸永恆安定的故鄉。

面對

即使目前依舊看不見、體會不到堅持下去的意義何在,但我還是選擇相信一切都會是最好的安排。
將沒信心、擔憂、無力感全然交付,一定沒問題的。

透明牌篇新OP好華麗!喜歡小櫻的新造型❤️

日文黑法同人

https://www.pixiv.net/novel/search.php?tag=黒ファイ
有誰能提供翻譯嗎?跪求中譯

[翻译][ツバサ・黒ファイ]CALL

翻译by Watari 黑鋼獨白
「黒钢」明明在心的某処,我曾希望过被如此呼唤的。
CALL 「黒钢」那家伙笑著这麽说。

明明在今天早上还用那些奇怪的暱称叫我。
明明莫明其妙地,每次每次都是用那些不断变化著的奇怪的暱称的。
明明即使在床上的时候,即使喃喃私语说爱著——或许只是形式——的时候,也用那些暱称来呼唤我的。 对我的一举手一投足,每个细微动作,都改变了。

这是对我的惩罚吗。
给我的,让他被迫活下去的惩罚。
「黒钢」 被这麽称呼的时候,心的最深处喧嚣不止。  为什麽,明明是那麽冷漠的表情,却还可以笑得出来。 後悔,悔恨得想就此闭上眼睛。
「黒钢」 明明在心的某処,我曾希望过被如此呼唤的。
「黒钢」 面对著这双冰冷的眼睛,我无法感觉到快乐与喜悦。 曾经以为已稍微接近了的距离与牵扯,现在却如此简单地比初次相见时还要遥远。再没有让彼此有更深的牵扯的打算,他现在只是,单纯地,微笑。 是从什麽时候开始的呢,不知不觉地,他已经变成了,我不可或缺的存在。 曾想成为,你不可或缺的存在。 「……到吃饭的时候了。」 终。

【译】【黑法】耶稣啊,人人瞻仰喜悦吧

真的好喜歡這篇,昨天幾近通宵看完kanariya全篇,就內心隱隱抽痛,十分心疼一直堅強獨自背負一切的法伊,點到這篇有種被療癒的感覺
希望法伊多多替自己著想,除了把溫柔都給了別人,也多一點給自己,不然真的心疼死

法伊的头绳:

头绳:《主よ、人の望みの喜びよ》是巴赫的一首钢琴曲,虽然我没听过名字,但是放出来之后旋律也算是耳熟能详,和本文的气氛相当。


这次抵达的世界,有着曾经拜访过的山中别墅。


那时天气不太好来着,壁炉里燃烧着味道浓烈的煤炭。
虽然Mokona趁机呼吁大家轮流讲鬼故事,但最后谁也没能讲出个吓得人直抖的。
不出意外,今天也逐渐转阴,太阳整个躲进了云层之中。


“一点点变暗了啊。”


“雷声隆隆?”


“或许会打呢。”


法伊和Mokona将头伸出窗外看向天空。


墨黑的云一个劲地扩散,下一秒就会下起雨似的。
和那时租了同样的别墅,并不是想要回忆过去还是怎样,只因恰好这里空着。仅此而已。
虽然和那时一样在旅行,却不是仅以回顾往昔为目的。


小狼正往壁炉里填着柴火,听到开门的声音便抬起头来,正好看到黑钢拿着大袋子进屋。
这栋别墅除了家具什么都没有,黑钢就去买了食材。


法伊跑了过去想要接过袋子却被黑钢拒掉,后者直接搬向厨房。


小狼看着两个人,不自觉地笑了出来,随即被黑钢瞪了一眼——有什么好笑的。
没什么——少年摇了摇头,忍者虽然无法理解的样子但也就简单地略过了。
有什么好笑,不是清清楚楚的吗。


从通过另一个自己与黑钢、法伊相遇起,小狼就一直觉得他们是温柔的人。


但是黑钢的温柔被孩子气的自尊包裹着,法伊的温柔则建立在令人心痛的自我牺牲之上。
而那时的法伊对小狼来说是该保持警戒的人物,所以在东京真正见到之后,稍稍和他保持了距离。


就算如此,法伊对樱的体贴照顾却是真心实意的。而透过另一个自己所看到的忍者与魔法师,表面上或许是互相开玩笑的朋友,事实上二人之间横跨着沟壑与厚壁,命运没有允许他们彼此靠近。
但二人终究是跨过了堪比峡谷的深渊,击碎了山峦一般的墙壁,握住了彼此的手。
作为那过程的见证者,目睹绝望的必然被涂刷成希望的瞬间,小狼心中涌出的是无法言语的羡慕与抵触。


自己也能像他们一样吗。
与一切都模糊不清的那时相比,两个人显然变得更亲密了。
就像刚才那样。


最开始说要出去买东西的其实是法伊。


明明已经把购物袋和换来的这个国家的货币拿在手里了,却被黑钢一把夺过。忍者丢下一句你去太费时就冲出了门外。


平时法伊再怎么花时间采购回来,黑钢也不会发什么牢骚的。只有这种时候。


大概是觉得法伊出去买的话不可能在下雨前回来吧,黑钢大跨步的速度小狼连追都追不上。
”爸爸真男人!“对Mokona的玩笑也毫无反应,说不定本人并不讨厌被安排这种差事。
在Piffle的时候,Mokona给旅行的大家安排了家庭位置。


那时只要被叫爸爸,黑钢一定会用可怕的表情怒吼回去,现在又怎样呢?别说默认了,甚至还感觉不错的样子。


法伊也是。
他相当讨厌让别人代劳该是自己做的事情。


就算嘴上说着谢谢,也会于擅自生出的罪恶感中煎熬。


连请求帮忙,也是因为顾虑到小狼、Mokona和樱。


还有被Mokona叫妈妈的时候。虽然法伊本人没有表态,但自己还是看到了那不情愿的表情一闪而过。


不知道另一个自己是否察觉到了。


法伊对战斗也好,力量有关的杂活也罢,从不勉强自己去做。
倒不是因为懒,而是为了避免硬要做做不到的事,反之添加的麻烦。


所以在擅长的领域,比如料理或精巧的细活,就拼了命去做。


为了让伙伴们高兴而努力做菜的身影,细致体贴的温柔,在小狼看来,法伊的这些行为好似因埋头赎罪而逐渐消瘦的罪人一般。
而今,法伊却相当自然地让黑钢帮忙做饭,拜托小狼丢垃圾,也有主动把Mokona带到房间里和自己一起睡的时候。


法伊能为自己向他人索求了。黑钢好像安心了一般,总是温柔地注视着这样的他。


小狼看着这样的两人,也总是不自觉地露出微笑。


为他们战胜了命运而欣喜,嘛或许也算是一种揶揄。


“啊——下雨了。”

雨水啪嗒啪嗒地砸了下来,法伊立刻关上了窗。


屋子里一片昏暗,小狼很喜欢这种大白天需要点灯的状况。


突然窗外一闪,接着就是割裂天空一般的雷声传来,Mokona高兴地惨叫着扑进小狼怀里。


好可怕好可怕,小小的生物愉快地唱道。


“离开饭还有些时间,再讲次鬼故事?”
法伊边戳着Mokona边说道。给自己的杯子灌满茶水后,黑钢一屁股坐进沙发里。“也没人会怕吧。”


“诶——,嘴上那么说,其实黑大人是最害怕的吧?”
“无聊。”
“Mokona也觉得黑钢在怕!上次小狼和樱的鬼故事,明明就被吓得不轻!”
“哈?那种故事哪里吓...”


“对吧对吧!黑炭他啊,是那种在大家面前逞强在被子里却颤抖着哭出来的人哦!”
“听我说话啊!”


就连这样早已看惯的场景,都有些许变化。法伊刚把点心篮子放在桌子上,下一秒黑钢就有可能边斗着嘴边伸出手去。


如果是以前 ,大概忍者会发着火由此绝不碰一点儿那种东西的吧。
”没关系哒!觉得害怕的话Mokona会陪着一起睡的!“
”就算不害怕你也会擅自爬来床上的吧!“
黑钢稍有些厌烦的样子说道。闻言,法伊便抱着Mokona坐在了黑钢对面的沙发上。
”那和我一起比较好?“
法伊大概是想惹黑钢生气才开的玩笑吧。


但是不知为何,黑钢好像当真去听了。
”所以你也别每天晚上都在我床上............不。“
黑钢察觉到自己说漏嘴时已经晚了,大家早已僵硬不动。


就连被法伊抱着的Mokona都张着嘴一声不出。


这些人当中最先反应过来的法伊。


“黑嘭说什么呢!?刚才那个是玩笑吧,对吧?”


“啊,啊!”
“小狼君,Mokona,刚才只是黑炭一个糟糕的玩笑,别太在意!”

看着惊慌失措而面颊绯红的法伊,小狼笑了笑离开了壁炉旁。
“Mokona,今晚还是和我一起睡吧?”
小狼伸出了手,Mokona便立刻离开了法伊的胳臂跳到了少年的肩上。


随后用手挡住了嘴,意味深长地笑着看向黑钢和法伊。
“不只今天晚上,以后还是只和小狼一起睡比较好?”


“Mokona!”

法伊像是责怪一般喊出了声,Mokona便kya——地叫了起来,一边将脸埋进了小狼的耳后。
这么个雨天不可能出门,就这样呆在客厅里又像是会被甜的发腻的空气裹住。
小狼转身,背对自觉失态后悔万分而用手挡住脸的黑钢和一个劲挖苦黑钢的法伊,带着Mokona返回了二楼的房间。
这个别墅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间屋子。


但根据黑钢刚才所说,看样子黑钢的房间有两个人在使用。

坐上稍有些硬的床,看向窗外,Mokona从小狼的肩膀上跳下,移动到了双膝之上。




”小狼,很寂寞吗?“

被这样问时,没能立刻否定。
看着那两个人,就怎么都会想起目前无法相见的樱。
如果她在的话,自己就也能做到那些事了。
不过是些许对话,却蕴藏着或许他们二人本人都未曾察觉的温情。不知何时,对那样的你来我往产生了憧憬。
在人流中前进时,走在前方的黑钢一定会多次回头来确认法伊有跟上自己;最重的行李黑钢一定会主动拎走;法伊想要坐在沙发上时,黑钢会特意空出有靠垫的位置,像是要求法伊坐到自己的身边...
或是法伊洗衣服时为了除净所有的秽物而特地找专用的洗涤剂买;黑钢还未完全习惯义肢时,法伊会把杯子呀勺子呀叉子呀放在容易取到的位置上;买酒的时候一定会从黑钢喜欢的种类中挑选...
小狼羡慕着像是这样理所当然的行为。


和樱会分别很长一段时间,今后也一定非这样做不可。
所以和她再会时,自己大概会变得有些笨拙吧。


但是只要多和樱在一起一会儿的话,能够成为那二人一般的样子就好了。
当然,小狼尊敬着父母,也敬仰着他们。


然而和这种心情完全不同的感觉,小狼会觉得黑钢和法伊有些晃眼。
”和那两位在一起的话,根本没有享受寂寞的闲暇呢。“
这样回答之后,Mokona高兴地点了点头。
不禁去想如果樱在身边,也是没办法的事。
但是看着那二人,就会想要在和樱相遇时做同样的举动,一定会很有趣吧。
像黑钢对法伊所做的那样,紧紧搂住樱的肩膀的话,樱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像法伊对黑钢所做的那样,温柔地亲吻樱的额头的话,樱会有什么反应呢。


想着想着就越发地期待起回到玖楼的日子。如果让黑钢和法伊知道了自己在模仿他们的举动的话,那两个人会表现出怎样的态度呢。


想要使坏,便忍不住笑了。


”但是啊,只有那两个人那样的话,Mokona可是会嫉妒的哦。“


像猫一样蜷伏在小狼腿上的Mokona打着哈欠说道。
小狼边抚摸着Mokona柔软的耳朵,边想着门外楼下二人的情况。
一不小心说漏嘴的黑钢笨拙地讨好无语的法伊的情景浮现在眼前。


就算如此,今天晚上果然那两个人还是会一起入眠的吧。

”其实我觉得去嫉妒什么的,也挺傻的。“

闻言,Mokona笑着应道,那到也是。




End.

【黑法】【推文】

真的、真的好想看頭繩推薦的這篇已被刪了的文哦!
真心覺得沒看到真遺憾

法伊的头绳:

http://13hp.jp/book.cgi?id=yamorikan&ak=&pn=16&mode=log&kt=0&data=20110410093155&pg=1


这个日站的原作向2里的两个长篇,写得字句是刀。大家都知道黑钢和法伊的那些个矛盾点,但能如此细致地描述出来的并不多。而正因为作者将它们细化到了能让读者很容易感受到黑钢和法伊内心坚持与转变,才能做到大面积快准狠地发刀。当然是HE,原作向怎么可能不HE。肉量算是很足?感觉法伊都被()得…没事,我什么都没说。总之写的很好。有些孩子气的黑钢和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游刃有余的法伊,惹人怜爱到了极致。真就是两个聪明得过分的,笨蛋。




















说来也奇怪,黑钢和法伊明明HE了却好像连他们相视一笑都能虐得粉丝们哭成泪人,到底是为什么呢。